我认为其核心乐趣主要有两点:

自由创造的乐趣
其代表作品为《过山车之星》。

这类游戏弱化了资源管理的经营玩法,转而释放玩家的创造力。

玩家不太需要担心盈利问题,而应该考虑如何打造独一无二的乐园。


数值成长的快感

其代表作品为《冰汽时代》。

这类游戏通常会设置一个又一个的小目标。

通过目标,时时刻刻考验着玩家的数值,玩家需要苦心孤诣,达成最优解。



某种程度上,这两个玩点是相悖的。

自由创造不允许有最优解,有最优解就不能自由创造。

如果设计者妄图同时抓住两种乐趣,往往会造成“看似鼓励自由建造,最后玩家却又不得不处处'打地鼠' ”的尴尬局面。

(这里的“打地鼠”指处理各种因数值造成的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