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经典版吸引人的地方到底在哪里?

0 条评论


  • 2

    嗷呜嗷呜哦

    Caesar庄十里 赞同

    仅个人认为,情怀占一部分,而游戏本身的优秀与独特占另一部分。

    怀旧服难,各种难,指引、数值、地图各个地方都透露着难

    但其难的精髓是在于,其难度可以很好的转化为玩家之间的社交合作,陌生人社交可以让你感受到来自虚拟世界的温暖,而现在的游戏绝不可能,也不敢这么做,这是MMO的地方。

    而其所有的物件、NPC、任务像是真实存在的世界一般,而不是只需要点自动寻路自动完成自动切换场景的虚假的东西,它营造的真实感是很少有一款网络游戏能够达到的,游戏中的世界观设定、小细节的追求,你在这个世界中进行的所有行为都透露着难,你去别的地图需要坐船,你送信全靠腿还容易被怪咬死,你需要关注任务描述上的信息不然你找不到位置,其真实感,是RPG的部分。

    总之,这个世界太美好,而又太难得了。

    发布于 2019-09-02 16:28:00 0 条评论


  • 0

    why2huskyhang board

    前两天写了篇这个话题的文章,在此分享一下。简单来说,之所以当初吸引人,一方面在于那时候的经典版本单纯、平衡,能够给人以极高的成就感;另一方面,那时的玩家游戏阅历也相对单纯一些,面对一个庞大复杂而比较平衡的环境,体验非常好。后来魔兽世界的版本,越来越速成而无趣,丧失了信仰感。

    无疑,60级版本给那时的玩家留下了大量美好的记忆,这是永远无法替代,也不可能再重现的体验。游戏内环境、游戏外环境、玩家年龄和阅历、玩家团队人数、玩家热情等等等,任何一个因素有变,效果都会不同。所以即便现在开了怀旧服,同样的体验也基本无法重现。

    以下为个人文章分享。


    8月27日,中国大地上发生了两件人满为患的事情。

    一个是Costco上海店开业,另一件是:

    《魔兽世界》经典怀旧服正式开启

    5aab959191dfd31997a74088d53201f8.jpeg

    魔兽世界的话题,已经很多年没有提起。但在这个关键词之下,永远有着太多的内容可以去回忆和分享。

    曾经以为,魔兽的存在,让很多人虚度了生命。然而时光荏苒,回想昨日,即便没有魔兽,我们在那些光阴里又怎能保证去做了所谓正确的事?

    曾经以为,大学时代没能继续中学的篮球辉煌,实属遗憾。然而很久之后才发觉,魔兽世界的存在,给了我们更独特的体验,那里有更多的人相聚一堂,参与团队竞赛。

    暴雪打出这张情怀牌,引来了短时火爆。我试着去思索这到底算不算《魔兽世界》的终极没落,或者是垂死一搏?

    f250d97ff7aef82db53e96d7ec4c1d28.jpeg

    然而当我在那面官方寻人墙上看到熟悉的名字时,眼眶竟要湿润起来。

    三十好几的大老爷们,依然还会在网上喊出这样的话语。

    他也许还是个光棍,也许早为人父。时间过得太快,但在每一个他的心里,都还住着少年。

    不管以后怎样,当下想说一声感谢。让我们在15周年之际,将很多东西记起。

    如今越来越觉得,一切能令我们嘴角上扬的记忆,都是值得的过往。

    51151501cba8b84593ba55e106762653.jpeg

      

    60年代

    看了下怀旧服的客户端,最低分辨率还是1024x768。真的好早。

    最初踏入那个世界的你我,纯真懵懂。

    对着NPC说话,会以为他真的有灵魂。在旁边多站一会儿,看他有什么反应;多聊两句,看他能不能向我透露心中的秘密。

    我甚至担心,那个世界中的自己如果做了什么坏事,会被这些家伙知道……那时,真是太单纯了。也正是因为单纯,才能体会到诸多的美好。

    b5b42dc289667f67c1ac8681b67d969a.jpeg

    我们慢慢学会了简单的术语。什么叫副本,什么是单刷,什么是NPC,什么是PVP,什么叫做DPS。然而最重要的一个词,莫过于“公会”。

    也许是那时距离现在最为遥远,也许是那时距离最初的世界最为接近,我就如同老人一样,对早年的故事记忆犹新。

    风暴之怒,是班中同学集体重新选择的服务器。

    而魔鬼总动员,这公会名字不错,群魔乱舞嘛。

    会长是一位法师,名叫goodtoo。

    b847e889bc1acf4c7e0e8e4667a22d96.jpeg

    大家是怎么走到一起的,真记不清了。大概是某一个黄昏,我们在森林中巧遇,他说了句“加入我的公会吧!”

    玩到60级,世界的大门才刚刚打开。

    公会招兵买马,刀枪擦亮,准备进军第一个40人副本——熔火之心(MC)。

    至于goodtoo,他心中有想法,声音有磁性,那颇具特色的指挥情景,至今仍萦绕心头。

    如果要评价的话,他应该算一位特别感性的领导,乐于给大家以鼓励,很有些魅力。

    如今的你我,除了回味那副本激战外,何尝不想再听一听他的声音。

    a4e2563f00da95813aea1beeb42c846d.jpeg

    后来的游戏,以我有限的了解,无论dota、吃鸡、风暴英雄,还是彩虹六号围攻,大多只是5个人一起战斗吧。40个队友同时热情在线,恐怕只有那个经典时代。有多少小朋友哭着喊着都还挤不进团队。

    那时的公会就像一个国家,服务器则是大家栖息的世界。每一个世界彼此分隔,也因此具有独特的个性与轨迹。

    那种被称作联盟鬼服或者部落鬼服的地方,何尝不是另一种趣味。不像后来,跨服功能全面开启,走到哪里,空气都是一个味道。

    至于火车王、铜须门、三季稻……着实令我们大开眼界。没想到从虚拟的世界,也可以扯出现实的八卦。

     

    记忆碎片

    毋庸置疑,当我们谈魔兽世界故事的时候,我们谈的是那些记忆碎片。


    熔火之心与拉面

    对于当年的工大人来说,他们一定认识两个名字。一个叫马俊虎,一个叫马吉智。这两位想必是新疆面馆的老板。感谢他们为工大师生提供了物美价廉的饮食去处。

    而当年的千禧网吧,就坐落在工大北门外不远的马吉智面馆对面。

    那时候根本不需要快递小哥。面馆的小妹到了饭点儿会自动走进网吧,帮助各位正在激战的同学点餐。

    1743ae2d07545eb43c5125c44851a5f9.jpeg

    有一次傍晚,我们都在千禧。

    熔火之心的战斗正酣,Lyee(牧师)和勇气图腾(萨满)作为主力治疗,坐在我的旁边。

    忽听耳机中goodtoo大喊:

    “诶,怎么坦克倒了!什么情况?”

    身边那两位正同时闷头吃面,闻听此言,面面相觑,佯装无辜……

    92220c8fd8690459a15a7174ee8a4d8e.jpeg

    至于大战场奥特兰克山谷与匕首剥夺者的故事,就不在这里现眼了。我记得就好。


    黑翼之巢与红龙

    那时候风暴之怒的大公会可能要属归宿,而魔鬼总动员无疑也在前列。

    在碾压了熔火之心老大拉格纳罗斯之后,我们不久便再下一城,成功拿下黑翼之巢(BWL)的奈法利安。

    f08aad652cc1ce762354c1ddf28bbb45.jpeg

    然而当年留给我一个莫大的遗憾:黑翼2号红龙,从来没能好好打一把。

    那时用的电脑很烂,也不能像今天这样想换就换。Ti4400恐怕都没人听说过吧?这就是当年用的显卡型号,品牌似乎是微星。

    每当红龙战役打响,屏幕画面就如同播放PPT幻灯片,几十秒一帧,无比之卡。

    结果就是,作为主力输出的盗贼,打不出技能,全靠自动攻击,白字平砍。

    以至于同学都会善意地嘲讽:看他那垃圾DPS,肯定是本人。

     

    提尔之手与哲学家

    当你在辛苦加班后,回到家打开一瓶红酒,点上一只香烟,那一定是最惬意的时刻。

    玩匕首精巧而累,玩剑简单而爽。从团队副本拿了好东西,当然要有地方施展和体验。

    去提尔之手打精英怪,就相当于这种状态。这里是盗贼的最爱。

    f6f8ea3d0e29a8db064d385f68e611d8.jpeg

    风暴之怒的盗贼也真是古怪,黑格尔、尼采、柏拉图……这样的ID都被盗贼占据。每一位似乎都是一个小小的传奇。

    我们会在野外相遇,却不一定有太多话语,只靠那亡灵特有的眼神来交流。

    那里不时会有这样的画面:当我站在墙边望着尼采手里的风剑流口水时,身后正有一个小贼盯着我手中的兵刃眼馋。

     

    厄运之槌与屠龙纲要

    从古至今的单刷,厄运之槌国王若算第二,没有哪里敢称第一。这包括后续一切版本在内。

    想溜到国王面前,取得完美贡品,你必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再加上一些运气。

    这种可能性,正是猎人这个职业最有趣的地方。

    0176fbdef272367cd5841b2b7f7f364f.jpeg

    我很幸运,某次带着朋友小号进去,竟然真出了收藏级紫色道具:古树天敌。

    后来,大家的目标转向了屠龙纲要。这无疑是战士与骑士进入上流社会的一把钥匙。

    采花,开书,刷树人。难度不高,打工者也不少。

    眼前一亮的啊哈时刻,总是会有的。

     

    史诗弓与史诗杖

    那个时候,猎人有史诗弓,牧师有史诗杖。两种职业的史诗任务,是一种信仰。

    任务的难度真不低,不做功课愣往前冲,肯定没戏。

    97d432f6646255ee0171169a445f3a14.jpeg

    我们在野外看到有人挑战难关,大多会驻足观赏,或者尽个人所能,予以有限的帮助。哪怕是敌对阵营的玩家在做史诗任务,大家也多会伸出援手。

    当然,也有少数人乐于从中作梗,比如梦魇(某术士)。

    14fe7aaf18363711b50962605e1db5c9.jpeg

    后续版本的史诗任务或者传说任务,早没了这种味道。它们变成的样子只有一句话:

    熬CD,打碎片,刷刷刷。


    后60年代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魔兽世界开启70级,即燃烧的远征资料片后,一切都在慢慢变味。

    公会重组,同学们取了个奔丧式的名字——水晶之旅。再后来成了诸界毁灭者?这顺序和因缘我都记不大清了。

    b6bb7e1291486987cb0caef35a2117bf.jpeg

    后60年代,我们最大的辉煌想必是T5本,以及后来的T6。很庆幸,团队没有放弃T5,大家得到了有趣的体验,可谓一种不忘初心。

    在这代人的印象中,从九城到网易,国服的版本常年跟不上世界的节奏。以至于T5副本门可罗雀,奥杜尔无人问津。好像还有一种破玩意儿存在了好久——惩戒骑。

    这一次怀旧服的开启,终于做到了全球同步。

    可惜,来得有些晚了。

    7d6130f984d3960cfe63391f8489c6d3.jpeg

    与此同时,魔兽世界的大地上涌现出一种新的事物:金团。

    中国人太聪明,金团的出现,使装备的获取有了捷径,一切皆可速成;

    中国人太傻比,金团的出现,使乐趣的上限大打折扣,一切皆可替代。

    人人都希望在魔兽世界中打出暴击,没想到这次遭受致命一击的却是魔兽本身。

    这件事于我们的意义,又怎会仅限于游戏世界呢?

    70f41b0b4e30fe10a5102088615ad5e5.jpeg

    这些,不过是个人记忆的一部分。不全,差得还远。

    在那里,每个人都曾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世界。

     

    致青春

    本来想进去看看当年的风景,但终究没有点下那个下载按钮。

    被各种骷髅级的豺狼虎豹、人型生物追着屁股狂咬倒还好说,倘若曾经的梦境就此幻灭,何苦呢?

    333f2cda0243077513fcf56d6f12de4d.jpeg

    也许有一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时,我会再练一个巨魔猎人。

    闲来无事走一趟厄运之槌,看看那些憨态可掬的食人魔们。

    没有什么事一定会朝着某个方向轰隆滚去,而又势不可挡。

    2019年,我都能做引体向上了。

    发布于 2019-09-02 16:36:41 0 条评论 禁止转载


  • 0

    柔王丸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游不驰

    这个事嘛,说白了,八成的因素都在于人,玩家,而不在于游戏。

    大部分玩这个经典服的人,不是去玩游戏的,是去寻找过去的,不是在游戏中去体验暴雪提供的东西,而是在游戏中体验自己曾经的东西。

    另外两成的因素则真的是和游戏有关了。

    如果你对网游接触比较早,你会听过一句话:单机卖的是内容,网游卖的是服务。

    但早期的魔兽世界 ,是卖内容的,后来才把卖服务的比例加的越来越重了。

    发布于 2019-09-02 13:57:48 2 条评论

  • 登录奶牛关账号即可参与讨论

{{question['follower_count']}} 个玩家关注

...

相关元素

相关游戏

相关问题

武侠游戏应该如何发展,如何设计出一套原汁原味的武侠游戏系统?

18人关注 14个回答

SRPG 的 AI 設計有沒有什麼規則或範例可以參考?

7人关注 3个回答

DOTA2是如何调整英雄平衡性和地图平衡性的?

12人关注 4个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