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三》的完整剧情是什么样的?

1 条评论


  • 0

    三千酱被工作挤压仍然坚持打游戏的手残玩家

    泻药哈哈哈。

    不知道你正片有没有打完,基本上是一个两个大妖带着一个小闺女一路帮助人类斩妖除魔,结果被来自上古时期的复活人类算计,然后又招募了一个上古时期的梦里人,共同打败复活人类的故事。

    更新于 2019-01-14 17:07:11 0 条评论


  • 0

    断老师嘴臭狂犬,夜露死苦

    谢邀,但是这游戏的gameplay最终让我难以忍受,弃坑了,抱歉。

    至于已经玩到的部分,基本在被家园搞炸了的时候忘光了

    可以请yoge或者其他管理员折叠一下,该回答并不符合本条目

    PS:我是游戏性于游戏操作感最高优先级的那类玩家,不少剧情一般但gameplay做的好的一样给高分,更别提两开花的神作们了

    更新于 2019-01-12 14:27:14 0 条评论


  • 5

    莫陌兮游戏是一种艺术~

    EhekatlYoge狗肉 等 5人赞同

    泻药,首先我没玩过前两作,古3和前两作的联系我也不太清楚,所以我只说古3和我知道的剧情。

    本作不存在多结局,却存在一些很重要的支线,补全了北洛及云无月的一些经历。

    *以下内容为游戏中的任务描述结合个人理解修改而成,不足之处多多包涵

    按古3故事时间线来说:

    上古时期,人族朝不保夕,姬轩辕联合了嫘祖、巫炤等西陵的人类建立了轩辕丘部落,大家报团取暖以求生存。

    为了学习新知识,壮大人族,姬轩辕来到了崆峒山上向仙人广成子虚心求教,而面对广成子的成仙挽留,姬轩辕断然拒绝,并笃信未来的几千年内人类必能崛起。

    缙云请求铸剑师婆烨为他锻造神剑太岁,只为保护人族安危。

    古老的城门下,战士们赶在花食节前回到了有熊部落。巫炤从缙云手上接过怀曦买的骨刀,在难得闲暇之时与缙云聊起了有熊、西陵、轩辕丘、玳族……

    轩辕丘战士缙云和饕餮部的战士落入魔界之地,缙云为解救被抓走的部下深入险地。接连与魔激战过后,缙云的身体受到重创,性命垂危。此时一位辟邪王族奎自称可以出手救治。他直言缙云若想活命只能接受辟邪之力,虽然有爆体而亡的危险,但如果侥幸未死则可以度过眼下的难关。缙云选择接受辟邪的力量并活了下来。十年后(人界、魔界时间流逝速度不同),生老病死,被困魔界的缙云的身边只剩下一名战士,返乡似乎遥遥无期。此时,奎所在的地方有了异变。奎告诉缙云,有人正尝试打开空间裂缝。缙云抵挡魔族,奎放出了自己的力量,通往其他空间的裂隙终于开启,众人安然返回人界。

    缙云在树下教偶然救下的幼年魇兽(云无月)识字,常人眼中的怪物却是彼此重要的存在。

    轩辕丘面临魔族入侵,多处部落遭到魔物的袭击,缙云被命令带领饕餮部的战士驰援集泷三邑。一番激战成功解决集泷三邑祸患后,缙云心急如焚地奔赴西陵,然而终是不及解救西陵之危,西陵城灭,嫘祖身死。巫炤愤怒之下杀进饕餮部由集泷三邑救回的民众,与轩辕丘和缙云决裂。巫之堂的侯翟来访,向缙云说出了他诛杀鬼师的计划,缙云念及旧情,断然拒绝。

    西陵之祸后,缙云请求铸剑师婆烨为他再次锻造太岁,只为斩杀更多的魔族。

    随着疯狂的巫炤不断地去屠杀其它人族部族,缙云终于忍无可忍,在乱羽山找到巫炤,一战过后缙云杀死了巫炤,为防止身为西陵巫之堂鬼师的巫炤僵而不死,继续为祸人间,无奈的缙云只好将其直接斩首。

    之后心有愧疚的缙云为了完成巫炤生前的期望——杀光乱羽山的魔,而在乱羽山力竭战死。

    后神界伏羲派遣仙女来到人界给时日无多的姬轩辕送取仙丹,但姬轩辕却并未收下,说自己生而为人便一生为人,不为成仙。随后他以自身的命格镇压西陵灭城后的魔气,几千年来一直处于“非生非死”之态。


    时间来到如今的魔界,辟邪王玄戈带领四名护卫巡视了光明野的大部分地区,忽然浓雾渐起,却邪之门前出现了一只体型巨大、力量强横的异种魔,玄戈屏退左右,只身迎敌。打败异种魔后,玄戈开启却邪之门,与战士们进城。

    辟邪王玄戈自知时日无多,需要找到一个继承者来继承王位。而前往人界的辟邪战士已将王位继承者带回了天鹿城,玄戈让自己流落人间的孪生弟弟北洛继承辟邪王之位,但北洛对辟邪一族并无好感。兄弟比剑,以胜负决定北洛是否将遵循玄戈的安排。玄戈胜出,点评北洛的剑术,一语中的,北洛陷入回忆之中……

    一直以来,北洛跟随师傅曲寒庭和师娘谢柔居住在人界小村栖霞之中。曲寒庭在此地开设武馆,教导附近的孩子们。北洛身为师兄,也时常代师指点他们的功课。正当北洛同师弟师妹们切磋剑术的时候,村中孩子大宝、二宝前来求租,说集市上有坏人抓走了三宝。到了市集之上,不知哪儿来的一位纨绔子弟,带着两个家丁,正在欺负包子铺的黄大何。小狗三宝被那家丁挟持的样子可怜极了。顺利解决掉闹事的纨绔,三宝也平安地回到了黄大何的身边。

    北洛返回家中,桌子上已经放好了热腾腾的饭菜,是黄金飞天鼠妖原天柿做的。北洛无意将原天柿留在身边,将之赶走。饭后北洛合上眼休息了一阵,醒来时天色已是黄昏,忽然出现的一名陌生男子(羽林)毁掉了北洛的住处,袭击了北洛,将之带往魔域,原天柿则战战兢兢的偷偷跟随。

    故事回到输掉同玄戈的比试之后,按照约定,北洛必须留在天鹿城继承王位。尽管很不情愿,他依然接下了前往城下回廊信物。在古厝回廊深处的浓雾之后,是一片如梦似幻的大泽。在水边,北洛见到了自称云无月的大妖,按照当初与玄戈的约定,他会跟随北洛一段时日。

    回到天鹿城之际,全程响起了不祥的钟声,辟邪族失去了他们的王……

    巽风台上,北洛遵循玄戈的遗愿,为玄戈守灵,神智恍惚间却吸收了玄戈残留下来的妖力。北洛骤然惊醒,茫然之际魔潮入侵天鹿城。

    北洛只身赶往乾坤阵枢,突然出现的心魔再三蛊惑北洛取下王剑天鹿,北洛拿起王剑心神回复刺伤心魔。天鹿重归阵枢,王辟邪强大的妖力彻底打开了城中防护大阵,入侵的魔物灰飞烟灭。

    北洛从霓商处得知,天鹿城的大阵乃是轩辕黄帝所建。北洛等人决定前往人界寻找黄帝后人,以期加固大阵之法。来到了人间的鄢陵。一番打听后,岑家老人家说自己的孙女岑缨对布阵之法略知一二,但眼下不在鄢陵,而是同博物学会的同伴一起去了湖水附近。众人赶到湖水岸边救下了被古考会袭击的岑缨后,岑缨讲述了事情的始末。古考会的人认定林中有一座大墓,并抓走了岑缨的师兄欲加利用。北洛答应前去救人,与古考会二当家贺冲的一战似乎触动了大阵,周围异变后北洛以及古考会等人坠入了一个地下洞穴。

    在黑暗的洞穴里,有奇异的无头雕像,令人感到诡异迷惑。启动某处机关后,一道古老的石门在众人面前缓缓打开,石门之后是幽暗而深邃的甬道。在河岸附近的山壁上,北洛众人看到了一幅古老的巨大石刻画,充满了神秘的气息。随着水面下降,露出河床,通往中心之岛的道路出现。众多残魂朝着岛上虔诚膜拜。岛的一侧有几具干尸,是古考会的人。岛中央的石棺应当属于墓主人,但其中已无尸骨。岛的某处有一篇凌乱的脚印,显示着十分慌乱的逃离。放置在岛上的陪葬物不同寻常,说明墓主人的地位非常高贵。原天柿在岛上捡到了一颗奇怪的种子,看起来有点像莲子。此时的北洛等人并不知道依靠巫之堂秘术复活的巫炤正在远处窥看他们。一番探索去与战斗后,古墓的出口显现在众人面前,狭长甬道的尽头是天空的颜色。

    古墓的出口处仍在湖水岸边,不远处就是阳平,众人决定前往休整。还未进城,就在林间小屋中发现了尸体,窗外窥看的鬼魂慌忙逃窜。追上鬼魂后,从他口中获悉墓主人“死而复生”之事,为防更多的人遇害,势必要将此事告知官府。担心墓中的“活尸”进城,北洛在城中巡视一番,当他独自于河边思索白天的事情时,云无月现身问其为何心神不定,并说到了一些皇帝时代的往事,包括强大的联合部落轩辕丘,以及西陵的鬼师巫炤……

    来到阳平后山的湖边稍作停留时,岑缨意外遇袭,北洛和云无月赶往救援,途中北洛遭到贺冲的阻拦。打败贺冲,攀至崖顶,墓主人巫炤在神秘少女司危受伤时忽然现身。北洛不敌巫炤,云无月替他和岑缨挡下巫炤的攻击,北洛带着岑缨遁入未知的空间裂缝中……

    北洛苏醒在一片冰霜森林中,四下寂静,不似人间。找到失散的岑缨后,北洛升起火堆,让她先休息一会儿。受伤的云无月出现,北洛心下稍定,岑缨休息之后也恢复了一些,众人寻找离开的方法。林中某处有一座古老的遗迹,依照云无月的猜测,这可能是当年古鼎湖的轩辕黄帝陵,而此时跟踪他们的两名古老会成员冲上陵墓死于非命,而杀死他们的居然是之前在古墓中云无月提到的缙云。战胜缙云后,废墟坍塌,缙云的佩剑太岁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在云无月的建议下,北洛取下了太岁。此时,岑缨发现了一个新出现的空间裂缝,众人决定前往一探究竟……

    在落脚地的阳平四处打探之后,事情却显得十分古怪,阳平并非以往的阳平。推开余家的后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荒漠中的古塔,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云无月认为自己一行正身处梦境中。一支骆队穿过沙漠,走到了月亮之上。在云无月的提议下,北洛一行人留在海岸边等待骆队,也就是寄灵族的再次现身。寄灵族果然出现,却是以偷袭云无月的方式来的。双方尚未分说清楚,便有大量魔族来袭。与寄灵族一同击退魔族后,星工辰仪社的弟子凌星见和云无月里应外合,唤醒了北洛等人。属于王辟邪的力量在北洛的连番战斗中逐渐觉醒。他开启空间通道,将众人送回阳平后山……

    几经周折回到阳平,却从秋文曲处得知阳平有些人陷入了莫名的昏睡中,葛先生依然。所有昏睡不醒的人,他们的精神都被禁锢在了梦中。岑缨取出之前采集的黑色莲花,云无月查探后表明了这些莲花会影响人的精神和意识,同眼下的情况不无关系。北洛问原天柿要来了古墓中捡到的莲子,发现其中有一个小空间,清理了这个空间之后,云无月证实了种子的力量介于虚实之间。若是要去梦中救人,这多少需要借助于被这种力量浸染了的各种物品。

    莲中境内,云无月说起了更多上古时的往事,尤其是和缙云相关的。然而话未说尽,她便消失无影,周围也仿佛有了变化……北洛陷入了久远的梦境之中,当北洛越陷越深后,云无月现身将之唤醒,原来这不过是北洛的一场梦。

    万事俱备后,北洛众人打算再探梦境,营救被困在其中的人。进入梦境之后,意外的出现在了一片灼热之地。来到大门前,巨大的石门紧闭,看来这个梦域的主人并不希望有人进入自己梦境的深处。熔岩之地和遥夜湾给人的感觉相去甚远,可似乎是发生了某些异变,导致梦与梦连接在了一起。

    当北洛一行赶到遥夜湾时,恰逢魔族来袭,他们帮助寄灵族击溃了群魔。借助风里霜的灵力,他们准备进入梦中的阳平探查一番。

    一入阳平,被怪物追赶的书生出现在北洛等人的眼前。而后面有很多穷禄追逐。伴随着响雷声,一行人来到了刘兄的家中,刘兄幻想着拯救他人,并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一个精彩的故事。窗口停留的乌金燕令云无月感觉有不一般的线索,率先追出。身带魔气的乌金燕将一名站在墓前的女子围住。女子希望同一个叫做越三郎的人解除血契。

    北洛猜测越三郎正是乌金燕妖,但眼下并无更多线索,去余家打探是可行之事。从章婶处得知,余梦之也染了阳平近日里流传的“怪病”一睡不起。正当整理头绪时,一只猫妖现身,愿意带路前往乌衣国。云无月施法将一行变小,一同进入乌衣国。向乌衣国的大长老说明来意后,大长老透露越三郎与人族女子余梦之相恋,却被其所伤,变得郁郁寡欢。越三郎听闻北洛等人的来意,怀着对余梦之的怨恨同意立即去余家解除他们之间的血契。

    不料余梦之被魔气侵蚀,下等魔通过她的意识来到了人界。清除魔气之后,余梦之终于醒来,回想当初亦是悔恨万分。万念俱灰的她将新婚之夜刺伤越三郎的“武器”交给了北洛。

    云无月通过“武器”梦魂枝追踪到了自己的同族夜长庚,也证实是他布局陷害了越三郎和余梦之。

    在阳平梦境中的某处有不寻常的气息。一个看似普通的水瓢忽有灵力涌出。顺着这股灵力,众人进入另一个梦中,根据岑缨推断,这是葛先生的梦。一番波折,将白龙子带到龙宫大殿,取回倾波宝珠,回复力量的白龙子和黑龙子大战一场,终于击败了黑龙子。白龙子为感谢老妪相助,愿赐老妪长生不死,却被老妪拒绝。此时出现一名小女孩,质问老妪为何拒绝。女孩的心魔化为巨大的八腕大王,忽然袭来。打败八腕大王后,小女孩略微清醒了一点,她不是别人,正是葛先生。但转眼她便因为意识混乱而跑开。在龙宫的尽头,众人看到了葛先生年幼时与她恩师的一番对话,方知她执念于人寿苦短。最终葛先生清醒过来,离开了这光怪陆离的梦境。

    星工辰仪社联络了精于精神修行的门派弟子入门除魔。对比星工辰仪社和天鹿城的记录,北洛怀疑魔族异变同流星有所关联。

    此时云无月收到遥夜湾遇袭的消息。进入遥夜湾,风里霜、凌星见以及一干前来协助的修行门派弟子已经击退了魔潮。从风里霜处得知目前梦境中的魔越来越活跃,正当众人商榷如何应变之时,北洛与云无月感知到熔岩之地生变。渭水剑炉大门后的情况令人惊诧,北洛一行在途中遇见了一位老者,他自称印铁山,是这座剑炉的主人。他想找回自己遗失的剑谱,惩罚背叛的弟子。

    一番波折在得桐寻到肖瑾后,印铁山与肖瑾对质当年之事,最终却发现原来肖瑾早已被印铁山亲手投入炉中铸剑,如今的肖瑾,其实是和他相貌很像的肖瓒。印铁山欲取肖瓒性命,北洛等人将其制住,一直暗藏幕后的巫炤却在此时现身,激发了阵法,印铁山因此变得更加疯狂。北洛想要毁去巫炤布下的阵,巫炤也打算杀死北洛一行,正在此时,一支羽箭破空而现将阵眼摧毁。巫炤吃惊,追向了箭的来处。印铁山看似得到强大的力量,却被法阵吸取了太多的精神力,命不久矣。

    回到得桐时,月色正好。北洛决定再去村外那个山洞看看。石门之后是一座铸剑炉,炉火尚在燃烧,地上堆满了废弃的铁剑。此时洞口传来声响,云无月探查后发现是肖瓒暗中偷窥。原来他同师傅印铁山一样企图以魂魄铸剑,北洛以自己的方式惩罚的他。

    得桐告一段落,北洛众人则继续在其他梦境中探查。

    寄灵族的碎晶中出现了北洛幼年之事,有一位辟邪战士向他作别。事情扑朔迷离,昔日曲寒庭和谢柔带着北洛搬到栖霞,也是想追查他的身世。北洛来到栖霞,山灵让北洛看到了往事。辟邪双子降世,却因为力量过于霸烈而有了彼此吞噬之兆,王族决定杀死北洛,当时的王妃让战士孚彦带其逃往人界...

    梦中的阳平,刘兄在魔族的袭击下保住一命。他拾取到的寄灵族碎晶忽然激发出另一个梦境。古代战士天海和比木为寻求解救族人的方法,穿越风暴去往传说中的巫之国。他们落入了海底洞穴中,经历一番波折的“天海”和“比木”,也就是北洛和刘兄,意识到自己正身处别人的回忆之中,这应当同刘兄身具玳族血脉有关。一番波折终于来到了巫之国,刘兄诧异于巫之国一派宁静平和的景象,而在这表象之下仿佛隐藏着巨大的恐怖。化解危机后,巫炤现身,令北洛意识到这个梦中有魔物追击应该和他的指引脱不了关系。巫炤欲杀北洛,飞箭再次出现,而巫炤似乎从鸤鸠处得到了不一般的消息,最终离开。

    脱离了巫之国的梦境,北洛身处一处空旷之地,云无月在前方不远处。原来此地是云无月的前灵境,由于梦域中灵力紊乱,引发了巨大的风暴,他们必须先行躲避。云无月的意识同样受到灵力风暴的扰乱,周遭的环境有可能因此而改变。云无月察觉灵力风暴正在减弱,提议先在此地稍作等待。北洛问及云无月魇族的“声音”之事,云无月道出了千年前与夜长庚的“交换”。受制于同族间的力量规则,她暂时还无法取回自己的“声音”,但从未想过放弃此事。

    灵力风暴终于平息,来到遥夜湾,乌金燕急报,凌星见说出了大事,北洛一行需尽快赶赴阳平。

    凌星见告知魔已来到人间,一些城镇相继陷落……

    鄢陵城中四处缠绕着巨大的植物枝蔓,魔气飘然,一片颓然。所经之处的人皆没了生气,仔细察看发现,这些人的致命伤不完全异样。云无月猜测鄢陵的巨大植物可能来自于魔域碑渊海。越深入鄢陵,四周的魔气越发浓重。循着鸤鸠的话音,前方出现了司危的身影,她手上带来了已经融合梦魂枝力量的贺冲。贺冲以城中还有活着的人为要挟,挑衅北洛。北洛和云无月为尽快救人,分头行动。在北洛与众魔缠斗之时,岑府内的人也在设法求生。原来岑缨设下了法阵,可暂时确保幸存之人的安全,但情势仍然相当不妙。在魔物里应外合的攻势下,岑府法阵提前被破,众人苦苦挣扎,危急关头云无月终于赶到。贺冲念及昔日所受的欺凌,对被他抓来的人毫不手软,于他而言弱肉强食、强者为尊乃是常理。北洛最终将贺冲斩于剑下,三言两语向众人交代了紧要的事情便赶往魔域。

    光明野内群魔游弋,不断有魔从破裂的屏障中进入。打败大天魔赤厄阳后,北洛返回天鹿城中,一众辟邪惨烈战死。巫炤的幻影现出,冷眼看着这一切。霓商、风晴雪还有其余辟邪族聚集在古厝回廊入口处。霓商设想了更坏的结果,欲在危急之时让族民穿过回廊下的空间裂隙去往人界。强大的异种魔现身,北洛看到了羽林遇害,情绪失控妖力尽出。化为原身的王辟邪将魔物踩在脚下,力量所过之处众魔灰飞烟灭。

    北洛从昏迷中醒来,得知羽林身死,天鹿城的危机已经过去。霓商和岑缨告知北洛,光明野的屏障已经修复。顾不得有伤在身,北洛欲马上回到人界对付巫炤。阳平城内,北洛与凌星见互相明确了所知的事情,在收到乌金燕的传讯后,北洛一行赶往遥夜湾帮助寄灵族。风里霜带一部分族人进入经天轮后便音讯全无,之后又有魔气溢出,留下的寄灵族人焦急万分。

    经天轮内,魔气异常浓郁,群魔乱舞。在经天轮内射杀魔族的青年和姬轩辕相貌一样,但是他却自言没有姓名,得知北洛想要寻找百神祭所时,他答应同行。

    凌星见已经派人找到了尚未损毁的玉石祭坛,而要借助百神祭所的力量清除所有魔物,同古人的阵法和古老的血脉息息相关。北洛决定去找玳族的后裔刘兄。又一次救下刘兄后,刘兄欣喜非常,觉得有人同他结伴拯救苍生了。首山高处的祭天之地,无名青年指引众人按卦象站定,开启法阵。当一行人真正进入百神祭所的内部后,北洛对这里却产生了莫名的怀念之感,原来,自己就是缙云的转世。

    深渊之中魔气涌动,云无月察觉到还有魇的气息混杂其中,她示意北洛等人先去九井,自己则纵身跃下。来到下方的九井,古考会的老大怀庆和司危也赶到了这里。为了给二弟贺冲以及古考会的兄弟报仇,拥有巫之血的怀庆决定帮助北洛一行。司危见状决定阻挠。战后,司危为了不让北洛以自己妨碍巫炤而选择自尽。

    北洛一行回到赤水,察觉这里的精神力变弱,魔族又重新出现。为了帮助此前不在赤水的长柳,北洛一行尽量斩杀了赤水的魔。

    北洛和云无月谈及前世今生,不胜唏嘘,却又感到一些庆幸,毕竟过去已逝,将来的时光还有很长。

    此时风里霜的出现,道出了真相:原来整个梦境都是姬轩辕有意为之,而经天轮是引诱魔族的牢笼,也是用来集中剿灭魔物之地。

    在鹿溪的梦境中,姬轩辕述说了自己过世前后的经历。他以自身的命格镇压西陵灭城后的魔气,如今已是“非生非死”之态。

    在决定诛杀鬼师巫炤之后,姬轩辕告诉大家自己的弓还在鼎湖,我们需要去鼎湖取回乌号弓。取回弓之后,姬轩辕察觉了西陵法阵的变化。巫炤令西陵重见天日,并且企图打开魔域通往常世的通道,覆灭人间。因城下便是龙渊故地,姬轩辕认为不可强攻西陵法阵。北洛提出去巫之国寻找巫臷民苏生之术的秘密,在此之前为了确定巫之国的所在众人前去星工辰仪社相借算筹。

    通过空间裂缝进入巫之国神秘的碑林内,北洛一行得知了巫臷民力量的源头,这种力量和星尘之间的联系,以及苏生之术残酷的真相。

    返回莲中境稍作歇息,姬轩辕提及想去一趟崆峒山,还想讲一讲造出灵火铳的博物学会之人。

    睡梦之中,北洛的意识进入了某处,梦魂枝出现在他的眼前。夜长庚为北洛的力量所败,受到来自于辟邪王的惩罚。取走他身上的“声音”,北洛将之物归原主。

    在去西陵城之前,姬轩辕将天鹿城大阵之事托付给了岑缨,当一切结束,他也将要逝去……

    在西陵的巫炤看到了嫘祖和自己对话的残影,嫘祖所做的一切,只因她对于人族未来长久的冀望。天下大势,前路几何,若论判断这些事物的眼光之长远敏锐,她比姬轩辕有过之而无不及。

    巫炤自感时日无多,并不将目光只放在眼下。他对怀庆释术,命鸤鸠与怀庆去寻找其他留有巫之血的后裔。

    为了尽快破除巫之堂外的法阵,姬轩辕和岑缨留下,北洛与云无月赶往巫炤所在之地。北洛与巫炤一战,巫炤虽败,依然将未尽之事寄托于不可知的来日。

    尘埃落定,遥夜湾即将彻底消失。风里霜带着寄灵族人踏上了寻找新的梦境的旅途。西陵的法阵被姬轩辕重新掌控,一切又恢复了寻常。

    北洛与云无月返回了天鹿城,而岑缨继续追逐着她的梦想,周游世界,探索未知。

    发布于 2019-01-12 13:42:55 0 条评论


  • 3

    WhiteDusk只想撸猫

    Yoge狗肉Cloudust 赞同

      辟邪族双王降世,为了避免王与王之间的相互吞噬,北洛成为被牺牲的那个,幸得一辟邪族人拼死突围,才得以逃至栖霞山中苟延残喘。山中无甲子,离开王城的幼小辟邪艰难求生,颠沛流离,遭遇过猎人的围猎,施恩于人却饱受白眼,最终被师父师母收留,从此压抑妖力,愿为人族之身,习无争之剑。

    然现辟邪王玄戈,北洛的孪生哥哥,在一次与上等魔的战斗中,伤及根本,虽尽力压制,终难以为继,又由于天鹿城的大阵需要纯正的王族血脉坐镇,北洛成为唯一的人选,他被玄戈的部下羽林强行带到了天鹿城,并在与玄戈的公正对决中不敌,迫于诺言,继承了辟邪族的王位,为了修复天鹿城破损的大阵,北洛决心前往人界寻找轩辕后人...

    在这期间,邂逅了云无月,结识了岑樱,遭遇了巫昭...

    在冒险过程中,通过和云无月的交流,北洛逐渐了解到了一个叫做缙云的人,千年前轩辕丘的第一大将,以及他和巫昭之间的宿怨,并在无争破碎后,命运似的获得了缙云的佩剑——太岁......原来,他竟是缙云灰飞烟灭之后仅存神魂的转世。




    游戏中确实会有几次选择,比如北洛陷于梦魂枝,云无月探寻其童年梦境时,会让你选择拯救北洛,还是辟邪幼兽,在渭水剑炉时,选择杀不杀老头,是否选择追上夜长庚,讨回云无月的声音。但是这些结局不会影响结局。

    在通关后的片尾,以画卷的方式,展现了岑樱之后结婚,生子,教书,育人的场景,她依然默默的传承着,和她老师一般。


    002fe242b35769df418910a926817196.jpg

    335587924a13c7197288cca7fbb033c8.jpg0f411535184a5ff52ca3538775cd82a7.jpg

    9e204398a2df14b43400210e9190cc2f.jpge018f1006d2b819e84bab65a6fdb1527.jpg

    发布于 2019-01-12 13:09:57 0 条评论

  • 登录奶牛关账号即可参与讨论

{{question['follower_count']}} 个玩家关注

...

相关元素

相关游戏

相关问题

《Dream Daddy》有哪些不易发现的细节?

4人关注 1个回答

Steam 游戏有哪些有趣的每日挑战?

1人关注 0个回答

你更希望辐射5延续4的风格还是回归以前?

5人关注 4个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