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1》每张地图背后有怎样的真实历史?

0 条评论


  • 19

    BloodCelebration除了moba什么都玩的玩家

    _包子xisailuo吕飞扬 等 19人赞同
    按章节顺序说一下吧
    1.钢铁风暴
    这一章不得不说的就是美军369步兵团以及哈莱姆地狱战士。
    369团美国远征军第一支由黑人组成的部队。也被称为哈莱姆团。他们最长的一次作战持续191天,也是一站最长的一次作战部署。更了不起的是他们未在此期间失守,未丢掉一寸领土。因他们出色的表现而被称为“哈莱姆地狱战士”。连德国人也称他们为“地狱战士”。总之这支黑人部队是来开挂的。(非洲和印度人都挺会开挂的)
    然后呢,游戏的封面也是一名哈莱姆团的士兵。
    2.浴血奋战
    这章的主角显然除了驾驶员还有那辆坦克。
    游戏中说是叫MK.Ⅰ。也可以叫她MARK.Ⅰ坦克。由英军制造并使用于一站也是世界第一种用于实战的坦克。主要任务就是游戏中所说的破坏铁丝网,突破防线等。当年确实给德军来了个下马威。
    是否还记得游戏中还有一句话?“她并不可靠”。尽管MK.Ⅰ强大,但也有些薄弱点。比如她的铆接装甲一定小于14毫米。因为英军在一战中使用的坦克没一个超过14毫米。德军想了很多种方法来肛MK.Ⅰ,而且收效显著。
    这章描写的是1915年的索姆河战役。此战这种坦克才正式服役一个月左右。德军吓得不轻。但英军也收到强烈反击。有些坦克甚至被步兵射得千疮百孔。
    3.权威至上
    这个不清楚,查了资料也没太多有价值的。简单介绍下。
    布里斯托尔被战斗机是英国的两座双翼飞机 战士和侦察机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发的弗兰克巴恩韦尔在布里斯托尔飞机公司。它常常被称为布里斯托战机其他受欢迎的名字,包括“brisfit”或“一击(摘自百度百科)
    另外游戏中试飞的是布里斯托f.2A型。事实上,布里斯托还有几种机型,具体区别和历史并不清楚。(๑❛ᴗ❛๑)
    4.萨伏依万岁
    此章节的地点是诸王峰。诸王峰在哪?在萨伏依。萨伏依在哪?在阿尔卑斯山脉。位于法国东南部和意大利西北部。另外这章主角不是敢死队队员嘛。在一站中有还几个国家都设有敢死队。包过游戏中被领导的意呆利。也有名叫阿迪蒂的敢死队。
    5.传令军
    此章描写加里波利战役,又称达达尼尔战役。在土耳其的加里波利半岛进行。这是当年规模最大的登陆战。它是英法联盟的行动,目的是闯入达达尼尔海峡,打通博斯普鲁斯海峡,再占领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战役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近十一个月)
    各国的死伤都很惨重。
    数据如下(摘自百度百科)
    协约军:44,072战死,97,037负伤
    英国:21,255战死,52,230负伤
    法国:约10,000战死,约17,000负伤
    澳大利亚:8,709战死,19,441 负伤
    新西兰:2,701战死,4,852负伤
    印度:1,358战死,3,421负伤
    纽芬兰:49战死,63负伤
    鄂图曼帝国:86,692战死,164,617负伤(百度百科)
    6.事在人为
    游戏中有介绍说假如阿拉伯的劳伦斯。那么就讲讲劳伦斯吧。他本不是阿拉伯人,但在一战前去阿拉伯世界玩了一圈。学会了阿拉伯语(好厉害Σ( ° △ °|||)︴)。然后爱♂上了这个国家。一战爆发后,他参军了。战绩显赫。代价是32次负伤,多次死里逃生。
    战后,他代表腐国出席巴黎会议。并尽力为阿拉伯国家争取利益。然并卵,愤怒的他拂袖而去。拒绝了英国的奖章
    “人皆有梦,但多寡不同。夜间做梦的人,日间醒来发现心灵尘灰深处所梦不过是虚华一场;但日间做梦的人则是危险人物,因为他们睁着眼行其所梦,甚至使之可能。而我就是如此”——劳伦斯《智慧七柱》

    我所了解的背景大致如此,希望有帮助。ヾ(❀╹◡╹)ノ~
    发布于 2017-08-23 11:12:40 0 条评论


  • 11

    添加个人昵称一代天骄

    乌拉拉yamiedie添加个人昵称 等 11人赞同

    来源:战地1吧 作者:zhanglupingfly

    亚眠

      亚眠战役归属于皇帝会战的一部分 协约国对德意志帝国的最后一击! 时间到了1918年7月,法国人的最后一滴血还没有流干,而德国人的血已经渐渐干渴了,元气已经越来越不足了。

      亚眠是法国的一个重要交通枢纽,横亘在法国大陆上的铁路干线正好穿越亚眠。德国人占领了亚眠之后,福煦一直寝食不安,因为这无疑等于在法国人的颈项上套了一根绞索。为此,1918年7月24日,他向协约国军事委员会提出了旨在夺占亚眠的战役计划。该计划的基本思想是通过收复亚眠和巴黎一线的铁路,击退在索姆河一带的德军,从而摆脱防御而转入对德军的全面进攻。福煦的方案得到了协约国的一致同意。

      参加这次战役的有英国第4集团军,法国第一和第三集团军,一个由4个师组成的加拿大军、一个由5个步兵师、3个骑兵师组成澳大利亚军,以及一个美国师,共有17个步兵师、3个骑兵师、2684门火炮、511辆坦克、16辆装甲汽车和大约1000架飞机。战役由英国远征军司令黑格统一指挥。

      德军方面,统帅部在“米夏埃尔行动”失败后,一直在筹划如何能够重新掌握主动权。8月2日,鲁登道夫向德国各集团军发训令:“局势要求我们一方面不得不转入防御,另一方面只要有可能,就立即重新采取行进攻!”。鲁登道夫还计划再进行一系列小规模进攻,以改变佛兰德、瓦兹河、兰斯以东地域的态势。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鲁登道夫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进攻方案还在纸上的时候,联军已在亚眠地区集中了强大的兵力要与德军进行最后的大决战。而德军在亚眠一带的全部家当只有一个集团军共7个师的兵力,火炮840门、飞机106架。与协约国相比,德国显然处于劣势。

      联军不仅在兵力上优于德军,而且在吸取上半年德军渗透战术屡屡得手的教训的基础上,黑格改变了战术。他下令联军在进攻时一律不用炮火准备,而是以坦克为先导发动突然袭击。待坦克通过先遣部队阵地后,炮兵才开始射击,以1/3的火力进行弹幕射击,2/3的火力轰击德军炮兵、步兵。在炮火的掩护下,担任攻击的步兵紧随后面前进

      8月8日凌晨3时,地面开始起雾。不一会儿,大地就白茫茫一片了。4时一过,联军坦克在飞机噪音的掩护下,开始向德军阵地方向前过。

      4时20分,2000门火炮同时开火,炮弹狂风暴雨般地落在德军阵地、指军所、观察所、通信枢纽和其他后方目标上。德军阵地转瞬间就硝烟弥漫、疮痍满目,许多工事被炸得只剩下断垣残壁,烧焦的土地象被犁过一样坑坑洼洼,起伏不平。45分钟后,联军以3倍于德军的兵力在40千米宽的地段上向德军发动了冲击。

      霎时间,士兵的喊杀声、武器的碰撞声和子弹的呼啸声交织在一起,响彻亚眠上空。虽然大雾影响了攻击部队的行动,并且阻止了空中袭击,但联军突袭的目的仍然达到了。联军的进攻完全出乎德军的意料之外,德军指挥部还没来得弄清情况,联军便越过无人地带,突入了德军第一线阵地。

      虽然德军大量杀伤联军,但并未能实现迫使联军停止进攻的目的。鲁登道夫获悉联军的攻击减弱后,便下令德军于11日组织反击。考虑到凭德军的兵力击退全部联军是不可能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联军中最强大的英军击退从而迫使协约国方面知难而退。于是,鲁登道夫下令所有的德军火力全部集中向英军进攻。

      德军的炮火铺天盖地向英军集结地袭来,森林被炸成碎片,树木被烧焦,山头被削平,整个英军防线都笼罩在浓烟烈火之中。英军由于大量坦克被德军炮兵击毁,丧失了冲击的能力,因而只以被动挨打,被德军打得落花流水。幸好法军和加澳军成功地击退了德军的反击,迅速派兵增援英军,才遏制住德军的攻势。

      联军虽然这时已打得筋疲力尽,但因美国新增89万部队的参战和大量物资补充,联军战斗力大力加强。而德军则因连续作战且得不到多少补给,战斗力迅速衰退。联军瞅准时机,于12日清晨组织了对德军强有力的攻势。德军顽强抵抗,但终因实力悬殊而渐渐不支。至黄昏时分,德军不得不退出亚眠,撤退至阿尔贝尔、佩龙纳及索姆河上游一线以东的地区。13日,联军完全停止进攻。

      亚眠战役到此结束。

      亚眠战役造成协约国2.2万人阵亡,德军7.4万人伤亡或投降被俘,是一战中首次出现大规模投降,亦是少有地出现防守方兵力损失大于攻击方。亚眠战役揭露德军已筋疲力竭,成为强弩之末,也让协约国士气大振,奠定最终胜负。

      德国终于在1918年11月11日被迫投降

    圣康坦的伤痕

    圣康坦地图,不是小镇,是个较大的城市。圣康坦的伤痕地图里应该是郊区农田田园的战斗

      鲁登道夫攻势:一战德国失败前的最后次进攻尝试

      鲁登道夫完全放弃了“不惜一切代价保住阵地”的作战指导思想。他认为,猛烈的炮火可以消灭前沿阵地的全部守军,人被消灭了阵地也守不住,因此应该把部队撤到远离前沿阵地的后方,最大限度地保存有生力量。

      大限将至 当最后的大型攻势纷纷搁浅时,德军离最后的战败已经不远了。突击队战术没能冲破盟军的反抗,盟军的坦克让德军感觉压力沉重,士兵军心涣散--这是德军行将覆灭的征兆。

      但德国总理劳埃德·乔治认为,如果英军在新武器、新战术的协助下仍无法在伊普尔或康布雷获胜,这次他们又怎么可能有突破性进展呢?因此,在西线继续发动损失惨重的攻势已经大可不必,兵力最好转移到其他欧洲战场。于是,英国士兵被增派到意大利战场,在佛兰德斯和法国等地的部队人数锐减。

      德军最高司令埃里希·冯·鲁登道夫也对局势信心百倍。他的部队现在对新式进攻形式已经很有经验,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还有人数优势。此时,卷入革命的俄国已宣布退出战争,东部战场的士兵也可以转移至西部。鲁登道夫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进攻机会,并在1918年春天发起了攻势。

      春天攻势 英国和法国部队驻扎在旧的索姆河战场阿拉斯和拉菲尔之间的地区,鲁登道夫将选择此地作为进攻点,决定采取突袭的进攻方式。英军接受了保卫法军边境阵线的任务。3月21日,持续5小时的炮轰拉开进攻序幕。在薄雾、毒气和烟幕弹掩护下,进攻如火如荼地展开。

      在接近100公里(60英里)长的前线,英军和德军65个师展开了生死较量。英第4军团惨败,在战线上形成了一个缺口;位于战线北边的英第3军团则抵挡住了德军的进攻。黑格促请法国当局帮他把裂口堵上--一旦阵地不保,巴黎将进入远程大炮的攻击范围之内。但贝当对保卫巴黎一点兴趣也没有。德国军队向盟军阵地逼进约65公里后,因等待补给而停顿下来。

      尽管战绩辉煌,但首次攻势仍让鲁登道夫付出高昂代价:25万德军伤亡。但关键的问题是,盟军所损失的,只不过是部分最精锐的突击队。

      4月,鲁登道夫开始在伊普尔附近发起新一轮攻势,目的是夺取运河港口,切断法军对英军的支援。德军选择了一个由葡萄牙军队负责把守的薄弱点,在盟军战线上冲出一个缺口。几轮进攻后,伊普尔第三次战役的失地全部被德军收复。英军、比利时军和法军浴血奋战,设法阻止了德军这次胜利的继续突破。

      5月29日,鲁登道夫向盟军再次发起又一轮冲击,这次挑选的是埃纳河上的法军。盟军在强攻之下失利,德军则向前推进30公里。这时,德军受到该地区一支新军队-- 美军的阻挡。6月,德军又向盟军阵线发动两次袭击,结果却被法国和美国军队所牵制。当时的盟军战机和大炮猛烈轰击德军占领的桥梁,摧毁其补给线。鲁登道夫气数已尽,他的士兵已经没有再继续奋战的勇气和意愿。而在盟军方面,每个月却还将有30万美军持续增援。

    流血宴厅

    应该是马斯河 时间在1918年 可以确定就是美军于9月26日发动的马斯—阿尔贡战役,在战地1行动模式征服地狱里 阿尔贡森林和流血宴厅是一起的,可以确定就是马斯—阿尔贡战役,又称默兹-阿尔贡战役

    不象以前的法国和英国攻势那样,在进攻之前要作几个月的准备,九个美国师在仅仅一周内就向前线推进。九个师只有三个师有过进攻经验,并且,四个被派有炮火支援的师同他们的支援部队既未曾一起作过战,也未曾一起受过训练。还有三个师在近处作为后备队。在从圣米耶尔短距离调动部队中发生了运输上的意外困难,到进攻那一天,只容一个经过战斗考验的师开抵前线。可是,美军以  八对一  的比例在人数上远远超过德军。

    阿尔贡森林

    阿尔贡森林和流血宴厅一样 归属于默兹·阿尔贡攻势

      1918年9月26日,美国远征军发起加默兹-阿尔贡战役,激战至11月11日,美军伤亡高达12万人,其中阵亡2万6千余人,德军伤亡与美军相当。

      美军以八对一 的比例在人数上远远超过德军。

    按“协约国”预定的作战计划,阿尔贡战役于10月4日清晨5点半开始。

      这次,为了趁德军不备打他个措手不及,没有使用大炮。战斗打得异常残酷,德军从战壕里用机枪不断进行扫射,美军步兵成批倒下,尸体堆积如山!在整个前线,美军一点一点地向前推进。但孤军深入的惠特尔西和乔治的部队仍被包围着。

      这天上午,惠特尔西从剩下的军鸽中选了两只送了信,报告他的两个连依然失踪,他急切需要医药补给及食品。他在信的最后说:“形势使我们迅速减员,士兵在挨饿受冻,伤员的伤势恶化。请火速提供支援!”  亚历山大接到军鸽送来的再次求援信后,便命令炮兵袭击惠特尔西和乔治周围的德军。几小时后,一架飞机飞临被包围地区美军阵地上空。当驾驶员发射一枚火箭时,被围困的士兵高兴得跳起来了。他们被自己人发现了。

      不一会儿,附近响起了爆炸声。有人大叫起来:“是我们的飞机!”他们一直在欢呼,直到炮弹向他们移动。随后,炮弹直接落在他们这一小块阵地上。

    法欧堡

    先介绍法欧堡:加入最早的两栖登陆部队,随着大英帝国奋力保护法奥半岛上的石油。雄伟的鄂图曼法欧堡镇守着入口,只有激战才能攻破。在这里,您将穿越沼泽地和沙丘、桥樑和浅水湾激烈作战。突击兵最终进入这座古代要塞。石油探索从此开始。无畏舰需要补给。

      我查了没有查到法欧堡,但是现实里中东是有法奥半岛的,法奥半岛上有个战略地位重要的法奥城,目测就是他了。

      如行动模式介绍的那样,只要这一块地有石油,战争永远不会停歇。

      自伊拉克战争开战以来,美英联军和伊拉克军队在伊南部的法奥半岛展开激战。美英联军想控制法奥半岛,主要原因是想把这里作为向美英地面部队补充给养的重要后勤保障基地。

      法奥半岛位于伊拉克南端,波斯湾北端,靠近阿拉伯河口,面积为850平方公里。它是伊拉克通往波斯湾的咽喉。

      法奥城是波斯湾地区一个具有战略地位的港口城市,也是伊南部最大的油港。伊南部的鲁迈拉和祖拜尔石油就是通过油管在法奥港外的油港输出。控制法奥半岛就能控制伊南部的重要石油设施。据报道,法奥半岛现有油井1000口。

      法奥半岛1986年曾一度被伊朗占领,1988年被伊拉克收复。两伊战争的无情炮火给法奥留下一片废墟。两伊战争停火后,经过多年的重建,法奥得以发展。现在,它仍然以其得天独厚的优势在伊经济发展中发挥独特的作用,并成为伊南部重要军事重镇。

      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法奥曾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的轰炸。

      百年过去了 石油帝国的战争还未停歇

    帝国边境

    帝国边境和格巴拉山是同属于战地1的铜墙铁壁的,但其实他们是两场不同的战役

    下面我们先将帝国边境。

      帝国边境:在亚得里亚海畔,一场攸关领土与性命的残酷会战正在展开。 险峻但防守严密的滩头成为了煺无可煺的帝国战场。这里曾是海畔的一个美丽地中海小镇,现在却成了充满机械战车的战场,而一波波的海浪与无畏级战舰正无情轰炸着这个意大利大战中的残城。

      帝国边境地图是属于达达尼尔战役

    达达尼尔战役又称加里波利之战

      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土耳其加里波利(Gelibolu)半岛进行的一场战役。它始于一个英国法国联盟的海军行动,目的是强行闯入达达尼尔海峡,打通博斯普鲁斯海峡,然后占领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在此次登陆战中,协约国方面先后有50万士兵远渡重洋来到加里波利半岛。近十一个月的战斗后,协约军44,072战死,97,037负伤。这场战役是一战中最著名的战役之一,也是至当时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陆作战。澳大利亚与新西兰设澳新军团节纪念4月25日登陆日期。

    英法两国投入战役的共计有62艘战舰,以及大量辅助船只,并指定英国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司令萨克维尔·卡登(Sackville Carden)上将负责指挥这次战役。舰队从2月19日开始炮轰达达尼尔海峡。1915年3月18日,16艘军舰企图强行闯入狭窄的海峡通道, 4艘军舰触发水雷,舰只慌忙撤退。在陆地上,土耳其军队在遭受突然袭击的情况下,纷纷丢弃阵地向内陆退却,英国突击部队在没有遇到抵抗的情况下率先冲上海岸。至此,德国军事顾问奥托·冯·赞德尔斯(Otto Liman von Sanders)已洞悉对方计划中的加里波利登陆战,火速调动军队至战区。土耳其军队掘壕坚守,依据半岛复杂的地形建立了强大的防御体系,又在该地集结炮兵部队。在英法军队准备扩大战果时,隐蔽在阵地中的土耳其士兵一起开火,把正在攀登悬崖的英军也打了个措手不及。1915年3月3日,联军的首轮登陆行动宣告失败,卡登上将也被当作伤员送回英国。

    盟军发现单纯依靠海军无法夺取海峡之后,判断一定要以陆军占领加里波利,才可得到达达尼尔海峡控制权。协约国在埃及和希腊群岛仓促中集结了一支远征军,七万八千名来自英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印度和法国的士兵陆续抵达战区。其主力由当时在埃及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队组成,即“澳新军团”(ANZAC)。英国兵部大臣赫瑞修·基钦纳(Horatio Kitchener)命有“诗人将军”之称的英国陆军上将伊恩·汉密尔顿(Ian Hamilton)负责指挥这次战役。与其对阵的是由冯·赞德尔斯率领的土耳其新编第五集团军,有八万四千人。当协约国远征军抵达时,兵力已被对方超过,土军居高临下,火力又占压倒优势

      根据计划,英军和澳新军团在同一天,分别从两个不同登陆点上岸,英国军队从海丽丝岬(Cape Helles)登陆。在英国登陆之前,澳新军团先在更北面靠近伽巴帖培(Gaba Tepe)的海滩登陆。1915年4月25日夜,在掩护舰队实施炮火准备后,协约国部队同时展开登陆行动。由于澳新军团士兵大多没有接受过夜间登陆训练,再加上对半岛地形一无所知,错误地登陆在目标以北的一个无名小湾(今澳新军团湾)。同一天,英国和印度部队在海丽丝岬遭到土耳其猛烈火力攻击。法军在海峡对面,达达尼尔亚洲一边登陆,但第二天撤退加入英军。虽然建立了滩头阵地,登陆军根本就无法把部队有效展开,实际上陷入了不稳固的、难以防守的立足点。土耳其军队在穆斯塔法·凯末尔上校(后来“土耳其之父”阿塔土克)的指挥下,随即进行了猛烈的还击。经过一夜的混战,双方死伤惨重,已登陆的1.6万名澳新军团士兵在土耳其军队炮火的压制下,被困在临时掩体中动弹不得,接下来的几天,双方陷入了僵持的局面。

      1915年5月1日,土耳其军队大举反攻协约国部队最南面的一个登陆场。在战斗中,英国战列舰歌利亚号(HMS Goliath)、凯旋号(HMS Triumph)和威严号(HMS Majestic)相继被击沉。结果英国撤离了大批舰只,这样一来,登陆部队便失去了海军的支援,也失去了火力优势。1915年5月6日至8日,协约军向克里希亚(Krithia)进攻,死伤惨重,最终失败。19日土耳其沿着整个澳新军团前线发起反攻。士兵在一连串自杀式冲锋中战死。澳新军团无法占领预定的山头目标,他们被困守在一条从海滩到前沿不过400米的单薄的阵地上。随着夏季的来临,上坡上遍地尸体,带来痢疾、腹泻和肠热等疾病。半岛上的澳新军团士兵因气候不适导致非战斗减员持续增加。但协约国为了赢得此次行动的胜利,又调配了3个师的英军前往半岛。与此同时,冯·赞德尔斯也在拼命集结土耳其军队,准备迎接新一轮的进攻。

    1915年8月6日,新一轮的登陆战在澳新军团登陆场西北面的苏弗拉湾(Suvla Bay)拉开。配合这个计划的两场战斗在独松(Lone Pine)和尼克山谷(The Nek)展开。这次行动由英国陆军资深将领弗雷德里克·斯托普福德(Frederick Stopford)将军指挥,由于土耳其人在苏弗拉湾的防守比较薄弱,英军在登陆时未遇到太多抵抗。可惜的是部队上岸后未能及时扩大登陆场、巩固滩头阵地和向内陆推进占领制高点,宝贵的战机再次被错过了。冯·赞德尔斯紧急从其他防线抽调了近2万土耳其军队抵达苏弗拉湾,抢先在萨里巴依尔山脊设置了一道临时防线。凯末尔亲自领土军成功遏制了协约国军队前进的步伐。9月战事又开始陷入僵局。

      1915年9月,汉密尔顿被召回并被解除了指挥权,察尔斯·门罗(Charles Monro)将军接替了他,但协约国军队的伤亡人数仍与日俱增。初冬寒冷,许多兵士患病,严重冻伤迅速在部队中蔓延,超过16,000人冻伤,有人甚至冻死。1915年11月23日,国防大臣基钦纳视察战场后,不得不下令按阶段撤退。9万军人秘密撤离加里波利,而土耳其人完全没有发觉。整个战役中,撤退是最成功的行动,伤亡不到10人。《福斯报》军事记者发出的通讯写道:只要战争不息,苏弗拉湾和澳新军的撤退,将在所有战略家眼中,成为前所未有的杰作。1916年1月9日,当最后一名澳新军团士兵离开海滩后,这次一战中最大的登陆战也就正式宣告彻底失败。史学家分析此次作战,计划疏漏,指挥不当,配合不力,导致伤亡惨重。其中,失败很大原因归咎于指挥者的优柔寡断,正如一名英国历史学家所言:“这是一个正确、大胆而有远见的计划,但却被在执行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英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错误给断送了。”

      协约军:44,072战死,97,037负伤英国:21,255战死,52,230负伤法国:约10,000战死,约17,000负伤澳大利亚:8,709战死,19,441 负伤新西兰:2,701战死,4,852负伤印度:1,358战死,3,421负伤纽芬兰:49战死,63负伤鄂图曼帝国:86,692战死,164,617负伤

    更新于 2017-08-22 18:43:06 0 条评论

  • 登录奶牛关账号即可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