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holder》中埋了哪些梗?

0 条评论


  • 6

    Owen Tsai游戏设计师,后端程序员

    MaeDewangskyHarrix 等 6人赞同

    整个游戏都在向反极权主义的名著《1984》致敬,游戏中所有法令都颁布于1984年,并且这些法令荒唐透顶。制作组好像说过他们参照了1984 的世界架构,同时我认为这有点像是苏联和东德为背景下高度集权的世界。

    “每一个选择都有对应的结果”,这句话是小说中的名句,同样也是Beholder的精髓所在。但是你不能选择当一个好人还是坏人,你甚至不能选择是不是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因为这些应当是伟大的领袖决定的,而不是你自己。当你明白了这个,你玩游戏的时候就能体会到一种更甚于《这是我的战争》的恐惧和压迫。因此我认为这一作更胜于《这是我的战争》。

    尤其是开发团队的态度让我感动。

    发布于 2017-08-01 21:30:43 0 条评论


  • 5

    Adeline1895无业游民撰稿人。

    乌拉拉烧瓶斯基FlaskyDmg 等 5人赞同

    Beholder主要致敬了乔治·奥威尔的《1984》,反映的是一种虚构的苏联式的极权主义反乌托邦社会。政府的监视和禁令渗透平民生活的每一个方面,人与人之间充满了猜忌、仇视和相互告发。英明领袖的原型也就是大家都热爱的老大哥。

    虽然《1984》《美丽新世界》《我们》被并称为反乌托邦三部曲,但《我们》是相对比较早期的作品,《1984》和《美丽新世界》则构建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反乌托邦世界,前者是极权主义反乌托邦(参考苏联),后者是消费主义反乌托邦(参考美帝),所以动辄把这两者并列是不明智的。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曾经说过:“在《1984》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恶的东西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举个简单的例子,奥威尔《1984》所担心的是书籍被禁止流传,大众将不能通过书籍获知真相;而赫胥黎《美丽新世界》所担心的是大众沉溺于娱乐,被琐碎无聊的垃圾信息所淹没,人们自觉自发地不再阅读书籍,不再想要寻求真相。

    虽然现在我们能接触到的大部分反乌托邦游戏都是《1984》为核心的,我本人也非常喜欢这本书,但是就像波兹曼所认为的那样,也许奥威尔并没有成功预言我们的未来,我们现在真正生活的应该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

    再安利一下:以《1984》模式为核心的优秀反乌托邦游戏还可以试一试《Orwell》,玩法比较新颖。以《美丽新世界》模式为核心的我听说过一个游戏叫《We Happy Few》,我其实没玩过哈哈哈,不过看简介确实会比较靠近这个设定。

    更新于 2017-11-19 15:05:47 0 条评论


  • 1

    红色与死亡以瘟疫公司为主的实况up

    反乌托邦的各式作品多半和这三本小说脱不开干系

    《1984》、《美丽新世界》、《我们》

    其中最著名的是1984也就是这个游戏的原形

    看完之后相信题主就能明白大部分反乌托邦世界构架的作品的梗了。

    发布于 2017-08-02 10:52:17 0 条评论

  • 登录奶牛关账号即可参与讨论

{{question['follower_count']}} 个玩家关注

...

相关元素

相关游戏

相关问题

在《星露谷》中如何成功泡到所有妹子?

2人关注 2个回答

The End is Nigh讲的是什么故事?

7人关注 0个回答

《绝地求生:大逃杀》第一人称视角有哪些技巧?

8人关注 3个回答